新浪云南 > 新闻 > 要闻 > 正文

昆明80多城管龟背下坚守一月保清洁 称执法成本太高

http://qcyn.sina.com.cn  2013-08-26  春城晚报
这一个月来,龟背下真的保持清爽了。这一个月来,龟背下真的保持清爽了。
“天天这样守着,确实有点耐不住。” 记者江洋\摄“天天这样守着,确实有点耐不住。” 记者江洋\摄
美编 荣艳 制图美编 荣艳 制图

  立交桥下的空间该如何利用?

  晚报记者随机走访了36位市民,请他们单选或者多选自己觉得最佳的方式。结果显示,建造空中花园等绿化设施和建休闲小公园的呼声最高。

  一个月前,小西门龟背立交桥开始清理整治占道经营,昆明市多部门联合执法,原本乱哄哄的桥下终于变清爽了。一个月来,桥下是否还是“驻扎”着当时80多人的综合执法队伍?是否还如一个月前每天两班倒值守12个小时?清理整治的效果是否还保持着?前天,晚报记者回访小西门龟背立交桥,看着同一时间有6辆执法车和约30名的执法人员驻守在这里,不免有些担心:如此“人海战术”能坚持多久?“人海战术”是昆明立交桥下管理的最佳方案吗?这样的执法成本是不是太高了?

  记者回访

  桥下保持清爽 执法“战术”依旧

  下午5点多,记者步行来到小西门龟背立交桥下,不同于以前印象中,这里不再熙熙攘攘,除了少数准备乘公交或路过的行人,还有几辆等候在路边“载客”的电动车外,立交桥下几乎没有占据路面的物体,让人甚至很容易就注意到龟背桥下地面对灯光的反射。这就是拉锯5年后,80多名人员联合执法后才取得的效果。一个月过去了,这个效果依然保持着。

  一开始记者并没有看见执法人员,步行到靠近新华书店一侧时,执法人海全部集中在这里:同一时空下,顺着环岛,停放着6辆执法车辆,有的车上坐着执法人员,有的则没有;桥底墙边,坐着一排执法人员,粗略计算,接近30人。看来一个月过去了,80人的执法队伍还在这里坚守着。

  从拉通班到分两班 执法人员也累了

  “这里是3个街道办事处的交汇点,所以3个办事处和各城管中队都出了人,再加上工商、公安等人员组成了80多人。大家负责的不仅是龟背立交桥下,还有周边道路的管理,只是这里是个重点,也是大家集中的地方。”这位曾经是华山街道办事处聘请的卫生监督员,从7月23日开始改变了原来的工作性质,到龟背立交桥下驻守,他说从龟背立交桥到南屏步行街到翠湖片区都是这支执法队伍的管理范围,大家每天要到这些范围巡查三四次,其余时间才集中在龟背立交桥下,一方面因为这里是执法重点,另一方面集中的执法人员更具威慑力。

  在这位卫生监督员看来,占道经营的问题就是“人一走,摊又回来了”,所以除了“人海坚守战术”,估计也不会有更好的办法了。“一开始是拉通班上12个小时,确实有点耐不住。”现在执法人员也分成两班了,10点到16点和16点到22点。不知道要坚守到什么时候,对这些执法人员的心理也是个挑战。

  管理模式

  “一个节点80多人,执法成本太大!”

  10月底移交各办事处管理

  “每天盒饭至少要准备六七十份,盒饭钱都要几百元。虽然是一个重要节点,但一个节点就放了80多人,这种执法成本太大了。”对于目前这种“人海战术”,五华区城管局副局长李克钧坦言确实不是长久之计。

  采访中,李克钧透露,这样的“人海战术”只会持续到今年10月底,到时龟背立交桥下就将移交给各办事处管理。他说,以前也曾考虑过在桥下设亭棚允许搞经营,但是担心可能会对安全和交通产生影响。现在虽然靠人多整治下来了,但是五华城管总共只有200多名编制人员和500多名协管人员,五华区那么大的范围,都这么搞是不可能的。

  对此,昆明市城管支队副支队长王俊也有同感:“人海战术肯定是不能长久的,但从目前来看,这可能是最为有效的办法。”王俊说,立交桥下的管理问题在许多城市都存在,对于城管来说,主要就是占道经营的部分。

  大观商业城正在建特色街区

  立交桥下摊贩将引到那里去

  在李克钧看来,要解决立交桥下的问题,疏肯定比堵有效,可疏到哪里是很重要的问题。

  “大观商业城正在做特色街区建设,我们已经和商业城物管探讨划出部分摊位给原来立交桥下占道经营的摊贩,目前已经有30多家提出申请。”大观街道办事处副主任郭锦曙说,这个计划就是他们办事处提出的长效机制,将来对这些摊贩只收取成本费用。不过,大观商业城建设需要一到两年的时间才能完成。

  “严格说来,街道办事处只有监督和巡查报案的权利,不能执法。”郭锦曙说,所以只能要求办事处的城管中队充实执法力量而且必须疏堵结合,联合执法。目前龟背立交桥采取的先联合执法控制一段时间之后,再交给辖区去长效管理的做法是比较理想的方法。

  多年提倡疏堵结合引摊入市

  但引去哪里 经营者是否愿意

  对占道经营,昆明多年都在提倡疏堵结合、引摊入市,但引去哪里?以现在昆明城区的密集程度来说,引的地方不好找,找到了经营者也不一定愿意去。而另一方面,堵就是执法,执法就要处罚,按现在的规定,即便罚款50元也不能当场收取,要让对方去银行缴纳,但哪里会有人去,就只能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可这样执法成本太大,法院也不见得愿意。所以只有采取暂扣物品的方式迫使对方接受处罚,可一暂扣物品就容易发生冲突。这些问题都导致了立交桥下的管理难点。

  王俊说,其实城管部门也曾考虑过将立交桥下的空间利用起来,让占道经营在立交桥下没有“立足之地”,但是一方面这些利用可能会带来其他方面的问题,另一方面这也不是城管部门一家就能实现的。所以,以目前的状况来看,城管只能“尽量做好能做的”。

  陈洁 实习生 丁晓玲(春城晚报)


责任编辑[姜小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已有 _COUNT_位网友发表评论  
登录名: 密码:

新浪简介 | 关于新浪云南 | 广告服务 | 商务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诚聘英才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2013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技术支持 云南中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