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云南 > 新闻 > 要闻 > 正文

定西地震:3孤儿含泪埋葬了妈妈 17岁的她从此成了家长

http://qcyn.sina.com.cn  2013-07-24  北京青年报

  【悲】——

  “走了的已经走了,活着的要好好活。弟弟、妹妹没有了爸妈,还有我……”在地震中痛失妈妈的褚爱红,尝试着用自己柔弱的肩膀,挑起家中的重担。

  家成了废墟不敢回怕想起妈妈

  昨日10时许,在岷县梅川镇永光村,17岁的褚爱红在姑父及村民的帮助下,给妈妈穿上新衣,装棺入殓。爸爸两年前刚病逝,这次她又失去了妈妈,虽然泪水在眼眶中不停地打转,但她强忍着,尽量不让眼泪流下来。

  “我不能哭,至少不能在弟弟、妹妹面前哭,没有了父母,我就是他们两个的家长。”在埋葬了妈妈后,褚爱红拉着弟弟、妹妹朝山下走去,虽然家在咫尺,但弟弟、妹妹却不敢回去,说回去看到废墟就会想起妈妈。“家里住不成了,也不想住,我打算带着弟弟、妹妹及奶奶先到山下的姑姑家借住。”

  地震后赶往家中却看不见妈妈

  在往山下走的路上,褚爱红不时叮嘱12岁的弟弟,看着脚下、慢些。“家长”这个称呼对她来说,可能还有些过早,但是从埋葬完妈妈那一刻起,她就在尽量让自己熟悉这个角色。“地震时,我刚好从家坐车去梅川镇,地震时我在车上。”褚爱红说,当时透过车窗她看到有村民的房子在垮塌,便急忙下车。

  “下车后,听到周围人在喊地震了,我才反应过来。”她急忙掏出手机,给妈妈打电话,但怎么也打不通,情急之下她就往家里赶,“大路已经走不通了,我是沿着小路往家跑的。”等她赶回村里时,好多村民都待在空旷的地方,但她没有看到妈妈。

  “我就急忙往家跑,到家时房子的框架还在,但两面墙全倒了。我拼命地喊妈,但却始终没回应。”

  亲手从废墟中刨出妈妈

  褚爱红说,就在她手足无措之时,小姑赶了回来。“小姑当时分析,房子的墙是向院子外塌的,地震时我妈不在院外,只有厕所墙是向内塌的。”

  她立刻冲到厕所废墟处,“也不敢用铁锨等工具挖,我就用双手刨,只刨了一点,就发现了头发,我妈就在下面。我当时吓坏了,握着妈妈的手,但手却冰凉冰凉的,但我不觉得妈妈已经去了。”最终在村民和小姑的确认下,她才确定妈妈已经停止了心跳。“我和妹妹心里难受得不得了,而年幼的弟弟却只顾着看天上的飞机,他可能还没意识到,妈妈永远不在了。直到妈妈下葬的那一刻,刚满12岁的弟弟,猛然意识到将永远失去妈妈,突然嚎啕大哭起来。”

  照顾弟弟妹妹有信心也有顾虑

  “晚上,我怎么也睡不着,我不相信从此以后我和弟、妹就成了孤儿。”褚爱红说,但妈妈确实永远离开了他们。“走了的已经走了,活着的要好好活。弟、妹没了爸妈,还有我。”褚爱红说,她一定会照顾好弟、妹及奶奶。

  说这些话时,褚爱红显得有些茫然:“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照顾好弟弟、妹妹,我不知道我现在该怎么办……地震后家里房子全塌了,我们现在住在姑姑这儿,但却不能一辈子都住在亲戚家吧,我们以后怎么办?”(文/《华商报》记者 张波)

  【离】——

  爸爸最后的动作

  手臂环抱着妻女

  地震发生时,他们一家四口手拉手向门外跑去,房屋塌下时,他们手拉手相拥在一起,当遗体被挖出时,眼前的一切让岷县武装部的民兵们惊呆了!

  “如果能再跑快两步,这家人就能逃出房屋!”当谈起救援时看到的情景,岷县武装部的民兵们记忆犹新,在距离大门口约2米的地方,一家四口紧紧拥抱在一起,男子的手臂大张,将妻子和两个女儿环抱起来,如果没有满脸的泥土,他们就像睡着了!

  女儿躲过一劫

  爸爸不幸离去

  岷县车路村村民杨彦明家的房屋在地震中全部倒塌,当村民们赶到他家时,他已经被压在倒塌的墙壁下面,人们只能看到他的手臂从废墟中伸出,而在他手臂前一米处,杨彦明11岁的女儿腿部被一根木头压着,剧烈的疼痛让小女孩泪水直流。“叔叔,快救救我爸爸!”见乡亲们赶到,小女孩大声呼喊道。

  小女孩被顺利救出,然而等村民们救出杨彦明时,他已经身亡,而他右臂前伸的动作依然保持着。“肯定是地震时,看跑不了了,一把将女儿向门口处推去,才让女儿幸运地躲过了一劫。”(文/《华商报》记者 张波)

  震前帮爷爷买烟

  8岁小杰不再回来

  23日凌晨5点30分,救援部队找到了岷县禾驮乡拉路村失踪的8岁男孩小杰,不幸的是,小杰已经走了。禾驮乡的蔺乡长说,小杰是被身边倒塌的院墙砸中头部死亡的。

  地震发生后,当地政府便开始清点村民人数,拉路村的男孩小杰在失踪之列,年仅8岁。“黄金救援队”的40名武警官兵立即前去搜救,之后武警定西支队也派20名武警前去搜救。

  村民们说,地震前,小杰帮爷爷在离家100米左右的小卖部买了洗衣粉之后,又去200米外的另一家店给爷爷买了一包烟。离开第二家店后3分钟左右,地震发生了。

  武警官兵按小杰走路速度以及村民的描述,确定失踪地点离第二家店200米左右,遂把此次救援的重点放在这一区域。为避免救援时大型机械对小杰造成二次伤害,救援人员人工开挖塌方体,进行地毯式摸排搜索。到凌晨3点半,救援队员将小杰所能走的区域深挖搜索了三遍,但是仍然无果。“黄金部队”中队长李卫旭说,此次救援有两个难点,一是路线较长,有200米左右的距离,二是道路上覆盖的土面积较大。“我们就是一块一块把石块搬开。”李卫旭说。

  凌晨5点半,救援队员终于找到了小杰,小杰已无呼吸,经医生查看,小杰头部被身边倒塌的院墙砸中,导致死亡。

  小杰的爷爷目前情绪很不稳定。拉路村村长告诉记者,小杰的爷爷已经68岁,目前身体欠佳,全身无力,现在有医生在为其检查。当地政府也派了小杰的一位亲属对小杰的爷爷进行安抚,如果情况仍不能好转,会将小杰的爷爷送往医院救治。目前,小杰的父母尚未回到村中,小杰6岁的妹妹暂由其叔叔照料。

  拉路村村长说,小杰是拉路村小学二年级的一名学生,学习优秀,由于父母常年在外打工,小杰和6岁的妹妹由爷爷照顾,平时小杰常常为爷爷做家务活,非常懂事。禾驮乡蔺乡长介绍说,小杰家的房屋也在地震中倒塌,目前小杰的爷爷和妹妹都在安置的帐篷中。(文/实习生 白帆)

 [1] [2] [下一页]


责任编辑[姜昆红]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已有 _COUNT_位网友发表评论  
登录名: 密码:

新浪简介 | 关于新浪云南 | 广告服务 | 商务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诚聘英才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2013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技术支持 云南中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