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云南 > 财富云南 > 泛亚视窗 > 正文

缅甸或成日资转移新基地 日媒关注缅甸商机

http://qcyn.sina.com.cn  2012-10-24  新浪财经

  缅甸被日本媒体吹捧为是“亚洲地区最后的一块天堂”、“最后一块亟待开发的处女地”。随着缅甸逐渐走向“民主化”,日企席卷重来将是大势所趋。日本借助大手笔的政府援助和重量级的企业活动,正快速提升其在缅甸的影响力。

日本目前已经成为缅甸最大的债权国,就在今年4月份,缅甸总统登盛时隔28年首次访日,日本则一次性免除缅甸近3035亿日元的债务。  日本目前已经成为缅甸最大的债权国,就在今年4月份,缅甸总统登盛时隔28年首次访日,日本则一次性免除缅甸近3035亿日元的债务。

  前几天,在日本庆应大学经济学院任教的好友在微博上写道,“日本企业开始注视缅甸市场,全日空(ANA)已开通直飞缅甸的航班”。事实上,距离上次直航时隔整整10年。笔者回复道,“这是日本国家战略的一部分,lMF2012年东京年会期间,日本主导召开了专门的援助缅甸会议,日本将收获外交与经济的双重利益”。

  出于意料的是,这一微博引发很多人不解。很多人询问“缅甸真的那么重要吗?”、“缅甸是中国的后院,日本要展开争夺吗?”

  在回复之前,笔者先翻看了下国内对缅甸的报道。出来的内容基本上均为缅甸“民主化”问题,在微博上输入缅甸,对昂山素季的赞美和关注历历可见,她俨然已成为众多追求民主改革的人心中新的“自由女神”。

  同样地,缅甸也一直是日本电视报端关注的话题,昂山素季本人更是极为重视对日关系,她的父亲昂山(Aung San)在领导反英殖民斗争之前,就曾在日本受训,她1985年也曾在京都大学留学一年,继时隔24年出访了缅甸邻国泰国,以及她再也熟悉不过的欧洲之后,她将下一站定在了日本,不久前她用日语向日本国内传递信息称,“明年春季,想去日本赏樱花”。

  但仔细观察便知,同样高度关注的背后寄托的愿望是大不相同的,中国媒体和社会的关注更多地是借缅甸民主化来敦促中国尽快实行政改,而日本方面的关注则更多地是向企业界释放信号,即“民主化之后的缅甸,可以进行大规模投资了”。

  与关注缅甸“民主化”相比,占据日本媒体版面的是缅甸蕴藏的无限商机,缅甸被日媒吹捧为是“亚洲地区最后的一块天堂”、“最后一块亟待开发的处女地”。

  缅甸真的有那么好吗?事实情况当然与日媒的报道有些出入,如今的缅甸堪称是亚洲最贫困、军管时间最长、文盲率最高的国家,在缅甸首都仰光市内的富人区内,居住的大多是中国人和印度人——中印两国在西方对缅甸实施经济制裁后仍对缅甸投资。

  但是,很多人或许忘记了,缅甸在军政权控制之前,曾一度被视为是东南亚最具前途的国家。日媒报道称,“缅甸有丰富的能源资源,市场规模约6000万人,在地政学上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与投资排前三位的中、泰、韩相比,日本屈居第13位,日本对缅甸的投资只有中国1/60”。

  造成目前这一现状的根源在于作为美国同盟国的日本在外交上奉行“对美协调”,自欧美决定对缅甸军政权实施经济制裁之后,日企并基本上停止了对缅甸的投资开发,甚至连直航的航班都停了。

  目前,随着缅甸逐渐走向“民主化”,日企席卷重来将是大势所趋。日本借助大手笔的政府援助和重量级的企业活动,正快速提升其在缅甸的影响力,纽约时报评价称,“这让人回想起上世纪80年代,日本在全球经济实力处于巅峰状态时到处大举投资的情景”。

  缅甸经济专家肖恩-特尼尔(Sean Turnell)评价道,“日本参与的程度和他们敏捷的行动,让人不得不惊异”。的确,日本目前已经成为缅甸最大的债权国,就在今年4月份,缅甸总统登盛时隔28年首次访日,日本则一次性免除缅甸近3035亿日元的债务,而登盛则把缅甸重建的关键任务外包给了日本,其中包括缅甸最大的开发区——迪拉瓦港经济特区的建设主导权。

  21日,东京举行迪拉瓦港经济特区招商引资说明会,参加的日企之多可谓空前。笔者的一位在日企任职高管的朋友说,“当前的缅甸确实有很多困难,尤其是基础设施建设非常落后,但这犹如刚改革开放时的中国,孕育着无限的商机,参加完说明会,彷佛重新找回了当年去中国投资淘金的热情”。

  实际上,今年以来,日企投资缅甸的“大手笔”频频见诸报端,从证券股票、食品、汽车、矿产、航空、通信,到基础设施建设等,涉猎多个领域。缅甸副总统年吞在9月底也继续公开呼吁日本企业扩大在缅甸的投资,称“除了资金以外,还需要技术经验”。日本驻缅甸公使丸山一郎也对日本国内放话称,“缅甸在说‘欢迎你们!请帮助我们’”。

  日本与缅甸之间也有过“不幸的历史”,但不但已经“一笑泯恩仇”,更已成为“不打不相识”,在1956年热播的电影《缅甸的竖琴》(The Burmese Harp)中,一名日本士兵在战争结束后穿上僧袍,独自长留在了缅甸,这一故事描写寄托了日本人复杂的对缅情结。

  在日本政财界均影响巨大的笹川和平财团基金会会长笹川阳平感叹,“我们的‘仙鹤报恩’来得太迟了”,笹川阳平在战后一贫如洗的日子里曾靠吃缅甸大米填肚子。

  日本的半道切入无疑会打乱缅甸目前的外资格局,尤其对中国在缅甸乃至在整个东南亚的利益造成巨大威胁。《纽约时报》则直接断言,“缅甸争夺战中国已落败”、“中国人自己输掉了这场游戏”。中日在缅甸的经济利益着重点是不同的,日本更关注投资建厂,凭借廉价的劳动力延伸海外产业网络,而中国则把更多重点放在了采掘缅甸的资源上,如天然气、宝石、木材、橡胶以及水电电力等。

  看上去不具“威胁性”的日系资本,显然越来越赢得缅甸从政府到民间的“人心”,而从地缘战略来看,缅甸无疑是日系资本从中国转向东南亚的切入口。从国际收支来看,日本对东南亚地区的直接投资已增至1.5万亿日元,是2010年的2.4倍,连续2年超过对华投资。今年4-6月,这一投资量已升至3800亿日元,比去年同期增长约40%,超过对华投资,最近的7-8月为1800亿日元,也超过对华投资(1500亿日元)。

  之前,日本的对外投资被形容是“中国+1”战略,即以中国为中心、其他地区投资为辅,但目前正改称“ASEAN+1”,随着中日关系日益陷入“政冷经冷”,这一战略无疑将被全面推进。(新浪财经日本站长 蔡成平)


相关报道:缅甸军演一水的中国货 2012-10-24 09:29:02
          缅甸有个独立“中国邦” 2012-10-23 17:33:13
          缅甸:一块让日资激动的热土 2012-10-23 16:01:13
          缅甸果敢军女兵操训照片(图) 2012-10-23 11:11:25
          慢摇缅甸 嗅到时光的味道 2012-10-23 10:56:35

责任编辑[王涛]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已有 _COUNT_位网友发表评论  
登录名: 密码:

新浪简介 | 关于七彩云南 | 广告服务 | 商务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诚聘英才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201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技术支持 云南中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